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古风 > 长风几万里
长风几万里

长风几万里

连载中 白鹭成双 著

更新时间:2021-03-01 16:29
《长风几万里》由小编为大家带来,小说主要讲述主角坤仪聂衍的爱恨情仇,内容情节十分精彩,推荐大家阅读。最近这本小说完结了,很多小伙伴应该想知道在哪里阅读,下面给各位介绍一下!坤仪看上了一个人。妖怪在宫宴上肆虐,那人带着上清司的巡捕赶来,正巧站在她最喜欢的一盏飞鹤铜灯之下,挺拔的肩上落满华光,风一拂,玄色的袍角翻飞,像极了悬崖边盘旋的鹰。有时候一见钟情就是这么简单,她甚至连这人的脸都没看清,就把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。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开始阅读 投诉
章节预览
章节目录

坤仪看上了一个人。

妖怪在宫宴上肆虐,宫人的尖叫和杯盘的摔打声混在一起,嘈杂不堪,那人带着上清司的巡捕赶来,正巧站在她最喜欢的一盏飞鹤铜灯之下,挺拔的肩上落满华光,风一拂,玄色的袍角翻飞,像极了悬崖边盘旋的鹰。

有时候一见钟情就是这么简单,她甚至连这人的脸都没看清,就把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。

得叫多余。

有这等人物在侧,还要什么孩子,非得先跟他你侬我侬海枯石烂了再说。

“殿下?殿下。”

坤仪回神,不悦地侧目,就见贴身太监郭寿喜正焦急地朝她拱手:“圣驾已经回避,您也跟着往后头走走,这妖物有些厉害,莫要伤着您了才好。”

他要不说,坤仪都忘了那边还有个张牙舞爪的妖怪。

她懒洋洋地起身,拢好身上黑纱,又多瞥了那人一眼:“他们不怕妖怪啊?”

郭寿喜顺着她的目光一瞧:“嗐,上清司的人,生来就是除妖灭魔的,哪能怕这等小妖,更何况,连昱清小侯爷都到了。”

昱清小侯爷。

坤仪眨眼,觉得这封号十分好听,比朝中那些个平西平南的风雅多了。

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,她转身,慢摇慢摆地移驾偏殿。

“回禀陛下,是下席里的蔺探花,一杯却邪酒下肚,化作了黄鼠狼。”

“真是岂有此理,能让妖邪进了宫闱,禁卫军的眼珠子是摆着好看的不成!”

“陛下息怒,妖邪手段狡诈,禁卫军毕竟是肉体凡胎,今日又恰逢人手调济,宫门镇守部署单薄,实在是……”

坤仪跨过门槛,就见禁卫军统领满头大汗地跪在殿前,她的皇兄坐在龙椅上,脸上犹有怒意。

“坤仪可惊着了?”瞧见她进来,帝王连忙招手。

“谢皇兄关怀。”上前屈膝,坤仪在他右手边的椅子上坐下,抬袖掩唇,美眸顾盼,“是有些惊着了。”

帝王闻言,扭头看向禁卫军统领,怒意更甚。

“陛下,昱清小侯爷在外头候命。”黄门太监通禀了一声。

坤仪侧眸瞧着,就见自家皇兄一听这话表情便柔和下来,眼里甚至还有些喜意:“快让他进来。”

此话一出,殿内众人皆看向门口,就见一人拂袖拾阶而上。

檐下宫灯将其眉目一点点出落,鸦黑的眼眸清冷疏离,如长丘谷里的湖,粼粼幽水深不见底,修眉斜入鬓,似名家泼墨,唇畔噙霜雪,若寒月当空。分明是天姿国色,通身的肃杀之气却叫人不敢亲近。

坤仪饶有兴致地盯着他看,直到这人走到御前行礼,才懒洋洋收回目光。

“臣聂衍拜见。”

“昱清侯免礼。”帝王虚扶他一把,含笑道,“亏得你还未出宫,不然朕这一众禁卫还真拿那妖祟没办法。”

“臣职责所在。”聂衍直起身,身姿挺拔,“上清司如今已有道人八百余,斩妖之术虽不是个个精湛,但辩妖之目大多具备,臣请陛下,将宫门各处皆置一能辩妖之人,往后妖祟再想混淆入宫,便不是易事。”

帝王笑意顿了顿,垂目道:“爱卿言之有理,只是宫闱之防乃是大事,还得交由禁卫军从长计议。爱卿且先查查蔺探花的变故是从何而来,也好让禁卫军有所防范。”

聂衍皱眉,薄唇抿紧,很是不悦,却也没再加谏。

大殿里陷入了沉默。

“侯爷伤着了?”旁边突然有人开了口,声音软甜,像小猫爪子似的挠人一下。

他一顿,侧眸瞥去,就见帝王旁侧坐着个女子,拢一身烟雾似的黑纱,纱上绣着古怪的金色符文。

“昱清侯想是还未见过朕这位胞妹,月前刚从大漠远邻回来,暂居在先太后旧殿,不日便要搬去明珠台。”帝王笑道。

远嫁的公主,断然是没有回来久居的道理,除非夫家死了。

可就算是夫家死了,以邻国的规矩,就地再嫁便是,怎会千里迢迢地回来,还穿着这么古怪的衣裳?

聂衍多看了她两眼,正巧对上她望向自己的目光。

兴致勃勃,跃跃欲试。

这样的目光他看了千百回,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,当下就沉了脸:“臣并未受伤,身上许是沾染了妖祟血迹,这便告退去更衣。”

说罢,朝帝王一拱手就退了出去,全然不顾帝王的张嘴欲留。

“诶,他脾气不太好啊?”坤仪嘟囔。

帝王挥退左右,轻叹了一声:“能人异士,自是都有些古怪脾气的,这位昱清侯本性不坏,朕也喜欢他,可惜他不与朕亲近,朕很是苦恼。”

坤仪托着下巴,笑得倾国倾城:“是挺让人苦恼的。”

不能像以前一样,看上了就让人捆回来,还得多花花心思。

“你今日也受了惊吓,早些回去歇息。”帝王关切地道,“明珠台已经收拾好了,你想什么时候过去都可以。”

明珠台是她出嫁前先帝亲赐的公主府,坐落在合德大街上,与昱清侯府并不相邻。

但,在府邸后院里站着,坤仪发现了个秘密。

这里正好能看见昱清侯府后院的假山。

两处宅子门朝南北,背后却是靠在一起。

这简直等于昱清侯张开双臂朝她喊:哦,来呀~

坤仪当天晚上就不负期望地翻了人家后院的墙。

……

聂衍今日心情实在算不上太好。

见着那公主的第一眼他就觉得哪里不对劲,回来沐浴更衣之后,依旧觉得心里膈应。

“属下查过了,坤仪公主似乎是命数不好,所以常穿绣着瞒天过海符的衣裙,用以挡煞。”随从夜半低声道,“既是皇家子弟,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,只是。”

“只是什么。”

“坤仪公主喜欢面容俊俏之人,盛京皆知。”夜半干咳,看了自家主子一眼。

果然,主子的脸又黑了一半。

“不过您可以放心,邻国尚在丧期,公主虽是回了朝,但理应为夫守丧三年,想来应该不会——”

话未落音,府中法阵大亮。

聂衍神色一凛,当即裹了外袍纵身而出。

他的昱清侯府人虽不多,但法阵极为厉害,向来不敢有妖擅闯,除非是自信可以斗得过他的大妖。月还未上枝头,这等时辰,他倒要看看何方妖怪敢上他的门。

……

金光褪去,院落里渐渐归于平静。

坤仪放下挡眼的衣袖,正好瞧见有人带着沐浴后的清香,急切地朝她奔来。

沾着水珠的眉目看起来多了几分潋滟,没拢好的里衣露出了半截锁骨,这人失了殿上的清冷,怎么看怎么秀色可餐。

她下意识地就朝他张开了手臂。

然而,这人却在她面前三步止住了身形,飞快地拢上衣襟,面笼寒霜:“殿下?”

“嗳。”坤仪很失望,“你称呼怎么这么见外,同这光风霁月的场面一点也不搭。”

光风,还霁月。

聂衍微怒,后退两步,看了一眼地面:“殿下何故闯我诛妖阵?”

这阵法十分凶狠,同时也十分难设,被她踩坏,又要好几日才能重新落成。

坤仪迷惑地跟着低头看了两眼:“诛妖阵?这能诛哪门子的妖,我不还好好站着?”

呼吸一顿,聂衍定定地看着她,手里下意识地聚出了却邪剑。

猜你喜欢
  1. 言情小说
  2. 都市小说
  3. 古风小说
  4. 穿越小说
举报本书
举报类型:
举报内容:
联  系 人:
联系方式:

确认举报